易汾网

搜索
易汾网 首页 医疗养生 查看内容

出厂价9元卖到150!常用药价格为何一路窜升涨不停?

2019-3-27 11:28| 发布者: 寒泪| 查看: 104| 评论: 0|来自: 北京日报

摘要: 北京日报客户端3月26日消息,最近不少人注意到,抗癌药频频降价,有些市民必需的药品却由于缺货告急等原因,价格涨个不停。在药店和电商平台,出厂价9块多的硝酸甘油片近日价格一路窜高,甚至高达150元。  “引产 ...

北京日报客户端3月26日消息,最近不少人注意到,抗癌药频频降价,有些市民必需的药品却由于缺货告急等原因,价格涨个不停。在药店和电商平台,出厂价9块多的硝酸甘油片近日价格一路窜高,甚至高达150元。

  “引产的利凡诺,急救的解磷定,升压的间羟胺,这一年多我眼瞅着这些短缺药价格翻了几倍甚至更多,真是干着急没办法。”大兴区一家公立医院的药剂科主任董女士告诉记者。

  北京市政协委员、首药控股(北京)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文军直指问题核心,涨价药或因市场相对垄断,或是供不应求的短缺药。“适当增发药品生产批文,加大药品产量和竞争力度,或可化解这个问题。”李文军说。

    医改后“乙肝药霸”降幅超九成 不少短缺药仍逆势涨价

  新一轮医改后公立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控制了医药费用不合理地过快上涨。虽然医改成绩喜人,可一些副作用也渐露端倪,有些药价还是一管就降,一松就涨。

  “急救用药解磷定,还有湿润烧伤膏的价格,最近一年多来都涨了不少。”密云医院急救科医师高巍告诉记者,“这些都是急诊的一些常用药。”以解磷定为例,2017年价格不过十几元,现在的价格已经是98元。

  在医院,涨价药可不是局限在急诊。大兴区一家公立医院的药剂科主任董女士告诉记者,中期引产用药利凡诺(依沙吖啶注射液),从去年初的十元左右,已经涨至目前的180多元;还有升压用药间羟胺,同期也是从不过几块钱涨到了40多元。

  眼下,“4+7”城市带量采购让不少药品价格水分又挤了不少,“乙肝药霸”恩替卡韦的降幅甚至超过了九成。为何有些药品还能逆势涨价呢?

  “涨价的基本都是短缺药,通过医院阳光采购线上平台有不少都买不到,医院只能通过线下方式直接跟药厂议价,价格往往都是药厂说了算。”大兴区这家医院的药剂科主任董女士说。

    硝酸甘油片出厂价9块多 某电商平台卖150元

  药品涨价这股“劲风”,也刮到了药店和电商平台。市民闫女士近日在北京华辰康泰大药房买了一瓶由北京益民药业生产的、100片装硝酸甘油片,可价格为38元,这让闫女士吃了一惊,年初自己买这个药才十几块钱,怎么一下子贵了一倍呢?

  “春节前这个药断货了,价格涨上来就没落下去。”店员告诉她。

  在京东上,这款硝酸甘油片渤海大药房的售价已达60元,济德大药房的售价也有57.7元。而在天猫上,一家亚宝大药房已经将价格刷新到150元,博爱大药房的价格也高达77元。

  “我们生产的硝酸甘油片基本占了全国8成左右的份额,春节前后我们没能满负荷生产,确实出现了一度减产的情况,不过目前产能已基本恢复正常,产量能达到每月1000箱左右。”北京益民药业的相关负责人蔡先生告诉北京晚报记者,“不过涨价确实是渠道商和零售商的行为,我们这款产品至今出厂价还是每瓶9块多钱,并没涨价。”

  “生产商确实没有决定药品最终零售价的权利,反之生产商要是控制零售价,还可能惹来垄断价格的调查。”一位在医药电商平台从事了十余年相关业务的高先生向记者介绍。

  记者发现,这是由于2015年国家发改委等多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决定从2015年6月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除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仍实行最高出厂价格和最高零售价格管理外,对其他药品政府定价均予以取消,药品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

    首药控股公司董事长:建议建立短缺药采购平台

  不过常用药频频涨价,却也在影响着医改成效。

  “国家放开药品价格后,患者享受到了很多由于竞争充分,药品打折降价的优惠。”市政协委员、首药控股公司董事长李文军表示。

  然而取消定价机制后,药价市场化进程还需要反垄断和增加供给等多重措施护航。李文军认为,由于有些药品生产厂家单一,或者只有一两家企业生产,这才出现了类似北京益民暂时产量缩减,零售端硝酸甘油立刻涨价的问题。

  “要想不出现一家企业打个喷嚏市民就得跟着感冒的问题,有关部门应该统筹考虑生产企业的布局问题,同类药品生产批文应适当多颁发给几家企业。”李文军表示,“市场竞争激烈了,无论生产商还是渠道商、零售商,就都不敢轻易打出涨价牌了。”

  在大兴区这家医院的药剂科主任董女士看来,有关部门也可通过强化短缺药的上报制度,来化解部分药品涨价的问题。

  她表示,对于一些临床必需、疗效确切,但供应紧张,或者某些厂家涨价的药品,有关部门可采取临时指定某一家药厂定点生产的方式,来满足临床用药供应,挡住一些短缺药涨价的步伐。

  李文军还补充,除了现有的医院阳光采购平台,有关部门还可建立短缺药采购平台,公开药品生产、销售和库存、零售价等情况,便于医院实现低价采购。

  有关部门也在日益重视相关问题。记者了解到,今年1月工信部、卫健委、发改委、药监局等四部门联合发布了第一批小品种药(短缺药)集中生产基地建设单位名单,落地京沪川三地,这也将缓解部分小品种药短缺的问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